M4A1E8 (IDF "M1" Sherman)

威龍(no.6811)和Italeri(no.225)的合體作品,1/35。以色列在六日戰爭時使用的M4A1E8。

2009年11月15日完工,今年的第3件作品。

因為是雜誌投稿作品,所以先放一張照片註明完工日期。
至於大張的照片和細部特寫,就等著看雜誌發表囉。(前提是沒有被退稿的話……)

製作過程寫在這裡(連結)

(2010-08-06補)

有幸刊登在模力誌第1期的作品。
上頭那張照片顏色拍的太鮮豔了,實際顏色應該是下面這些「髒髒灰灰的」照片。

最初開工是在2007年,也就是六日戰爭40週年,可是做著做著,一直弄到2009年才完工。

打從1950年代起,以色列就大批收購歐洲各國汰換下來的各型M4雪曼戰車,籌建裝甲戰力。
雖然以色列擁有各種型號的M4雪曼,但鑄造車體、配備76mm主砲的M4A1(76mm)最受到以色列軍鍾愛,因此將M4A1(76mm)命名為「M1雪曼」。
到了六日戰爭時,以色列已經改用英製百夫長和美製M48做為主力戰車,
過去頗受重用的雪曼有部分車輛經過性能提升,改進到M50與M51「超級雪曼」的水準,
但還是有不少老舊的M1雪曼仍保持原狀,搭載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研發的76mm主砲。
這些雪曼無法對抗埃及和敘利亞所配備的蘇聯製T-55戰車,因此被調往約旦河西岸戰區,擔任步兵火力支援的任務。

塗裝的顏色非常奇特,這是1967年六日戰爭時期的西奈灰,到了1973年贖罪日戰爭時,西奈灰就變得更綠了。

以色列軍自從1960年代起,開始發展「西奈灰」這種塗裝。
在此之前,以色列戰車有沙黃色和OD色(深感欖色)兩種塗裝,沙黃色適用於西奈半島的沙漠,OD色適用於戈蘭高地和約旦河西岸有樹叢和城鎮的地區。
但是在戰時,戰車部隊一旦經過調動,OD色的戰車在西奈半島上會變的非常醒目,沙黃色的戰車到了約旦河西岸也會變成活靶。
所以開發出「西奈灰」這種介於兩者之間的獨特配色。

西奈灰基本上是一種加了卡其色的灰色,
這次調配時,是用田宮水性漆XF19天灰色為基礎,加入XF49卡其色作為主色。
塗裝過程中如果需要偏綠的西奈灰,就加入一滴XF62深橄欖色。
如果需要高光偏黃的西奈灰,就添加一點XF-59沙黃色和XF57淺黃褐色調淺。

塗裝過程…照往例要註記一下:

(1)先在金屬零件上塗一層GSI的金屬底漆,加強漆膜附著力。
(2)底盤、輪組、履帶噴上XF63德國灰+X18半光黑做陰影。
(3)履帶表面噴上薄薄一層XF63德國灰+XF10棕色做出鐵鏽。
(4)上半車身、路輪中央、懸吊系統噴上XF62深橄欖色做底色。
(5)開始噴西奈灰主色。(XF19+XF49)
(6)酌量噴上西奈灰陰影條紋。(XF19+XF49+XF62)
(7)噴西奈灰的高光。(XF19+XF49+XF-59+XF57)
(8)用遮蓋膠帶切割型紙,貼在砲塔上,噴白色車號和砲管的三條白線(XF2白色)。
(9)噴一層半光澤透明漆,讓模型表面光滑,以免接下來漬洗時咬漆咬的太緊。
——以上噴漆過程都是用水性壓克力漆——
(10)用XF63德國灰漬洗一遍。用棉花棒擦拭乾淨。棉花棒擦拭不到的死角,就用細筆沾一點點溶劑來抹勻。
(11)車燈、隨車工具、機槍筆塗上色。
(12)用XF60暗黃色乾掃凸顯稜邊稜角。
(13)用XF59刷出褪色。
(14)用面相筆沾X10黑鐵色描繪掉漆。
(15)用乾掃筆沾XF10棕色、XF52土色、X10黑鐵色、XF56金屬灰在車身、砲塔、砲管上磨蹭,做出磨蝕的掉漆。
(16)用少量膚色+沙黃色粉彩塗抹履帶、底盤、車身等處。
——以上筆塗過程都是用田宮琺瑯漆——
(17)全車噴上一道消光透明漆(水性漆),統一表面光澤。
(18)再一次用各種顏色琺瑯漆進行乾掃,做出光澤不一的磨蝕、掉漆。
(19)履帶表面、砲口、機槍用X11銀色(琺瑯漆)乾掃。
(20)用X26透明橙色+X18半光黑(琺瑯漆)在引擎蓋與車尾等處追加骯髒的機油滲漏痕跡。
(21)車燈、潛望鏡的玻璃部位塗上X22透明亮光漆(琺瑯漆)。

砲塔頂上放了一梃木托的烏茲衝鋒槍,本來是想把它改成折托,後來實在懶得改了,直接用吧(這是愛得美的零件,可能是以色列步兵的配件)。

做了一個戰車長來搭配,塗裝技術還是沒長進,只知道要膚色盡量多用漸層。

砲管上有嚴重的磨蝕,因為駕駛兵和無線電士從艙門出來時,常常會磨蹭到砲管。

製作起來很花時間,因為細節通通要自己補上,一面參考實車照片一面做。
塗裝也很花時間,噴漆一道又一道,舊化一層又一層,沒完沒了是也∼∼

不過,就這樣慢火細熬,也弄出一輛作品了耶∼!

車尾的雜物——照我的慣例,做成模組化,可以拿起來塗裝好再放上去。

back to Index page